拼爹妈、拼人脉、拼财力,美式精英教育正在吞噬中产家庭的希望

2019-10-31 08:09:12 1945次浏览

导读:   截至2019年上半年底,华为净资产、总资产分别为2454.87亿元和7057.16亿元。曝光五大华为“内幕”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华为国内债市首秀,公司国际知名通信企业的家底也首度曝光。华为工会履行股东职

观看美国精英教育一直受到称赞。然而,受审查的美国教育系统仍然是精英们的“围墙游戏”。

简你怎么了?

作为世界上精英教育最成熟的国家,美国精英教育以其高强度的学习和生活安排、强大的校友圈和优秀的软实力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

然而,精英教育真正吸引人的是,它已经成为一种向上流动的手段。这也是为什么父母们渴望送他们的孩子去顶级学校,即使他们花费了他们的精力和财力。

但事实上,美国公众长期以来对精英教育不满意。现有的精英体系已经进入“遗留资本主义”。儿童的教育水平也越来越取决于父母的教育水平——“为父母、人脉和财力而战”。精英家庭的父母更加血腥。

“脆弱的利己主义者”正试图建造一堵“墙”来保护他们的特权。美国精英大学的录取制度正日益成为精英统治的游戏。游戏规则只适用于强者。这个班正接近不可逾越。突破“墙”比父母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精英教育的竞争由来已久。

美国精英教育的学术竞争早就发展到了出生后。父母被残酷的精英主义所包围,迫使他们做他们认为对孩子“正确”的事情。

乔治·帕克是纽约的中产阶级家长。他儿子两岁的时候就学会了用词。他申请了一所配备全新艺术和舞蹈工作室的私立学校。

面试期间,招生官员询问了父母的工作条件,并给了孩子一张纸和蜡笔让他画画。

这是我儿子的第一幅代表作。他在绿色植物上方画了一个黄色圆圈来代表月亮。乔治·帕克认为他可以成功地报名参加这个项目,但是招生官员却带着冷酷而不可理解的微笑。

毫不奇怪,乔治收到了一封私立学校的拒绝信。直到那时,他才意识到面试实际上是对父母背景的筛选。被拒绝的不是儿子,而是他和他的妻子!

乔治·帕克(George packer)很小的时候就为儿子申请了私立学校,不是因为他想让他的孩子上私立幼儿园,而是因为在纽约市,像许多其他家庭一样,他必须跟随这种“主流”趋势,为儿子的长远未来规划一条路线。

这种精英制度支配着大多数美国父母无意识地“给予”,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财力和人脉,并驱使父母像信徒一样相信“精英教育”。

因为他们明白,只有通过一流的教育和高薪的工作,他们才能被改变并代代相传。

在这样的环境下,父母的主题词是“焦虑”。

在人口稠密的纽约,社会分层是显而易见的,父母通常会感到压抑,有时他们会在几分钟后感到落后于他人。

乔治·帕克星期六黎明前出门,为的是让他的儿子在托儿所登记。当他到达时,学校锁上门,不得不等两个小时才能注册。

托儿所将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分配名额,他已经排在第30位。在队伍的第一排,一些家长已经做好准备,在学校门口的睡袋里过夜。

尽管乔治.帕克厌恶这样的竞争,他相信这样激烈的竞争会使父母的生活更加紧张。但他不得不陷入这场疯狂的“教育战争”,无法理解和逃避。

事实上,这种焦虑反映了美国精英教育的运作模式,这种模式已经演变为一种新的班级结构。

在这种等级结构中,精英家庭将金钱、人脉、雄心和职业道德转移给他们的孩子。

因此,精英家庭的孩子将有更多的机会发展自己的能力,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家庭将进一步落后,看不到他们的孩子得到提升的希望。

耶鲁大学法学教授丹尼尔·马尔科维茨(Daniel markovits)在精英统治陷阱中指出,这一体系将精英家庭转变为商业企业,而儿童则变得过度劳累,成为虚假的“成功机器”。同时,这是一种对精英有利而对其他阶层不利的经济。

不同阶层对孩子的金钱和时间投入早在幼儿园就显示出差距:精英家庭的孩子比中产家庭的孩子有整整两年的优势,他们的表现差距几乎是不可逾越的。

美国精英大学的学生家庭

比你想象的更富有

事实上,早期的精英体系提倡社会流动。

20世纪60年代,耶鲁大学校长科曼·布鲁斯特(kingman brewster)明确宣称,为了瓦解世袭精英,学生应该根据成绩而不是家庭来录取。

目前,美国的精英大学仍然声称对任何人开放,通过评判学生的努力和能力来录取他们。然而,在实践中,精英政治狭隘地排斥除精英之外的所有人。

《纽约时报》201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38所大学中,包括5所藤制学校(达特茅斯学院、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布朗大学),来自前1%精英家庭的学生人数超过了来自后60%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总数。

贫富家庭入学率的差距

这项研究的结果来自数百万匿名的纳税申报单和学费记录,并跟踪了大约3000万出生于1980年至1991年间的学生。

他们发现,上美国精英大学的学生家庭比专家估计的要富裕:

大约25%

相比之下,收入最低的25%家庭的孩子上精英大学的几率不到0.5%。

他们中一半以上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在精英大学,来自家庭收入底层40%的学生比例十年来基本保持不变。

这些数据意味着所有班级进入顶尖大学的机会没有太大变化,也就是说,穷人越穷,富人越富。

美国精英大学对遗产和裙带关系的偏好让他们对富有的申请者开放。同时,继承和裙带关系也使富裕家庭的孩子能够享受更好的教育。

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父母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孩子在sat考试中比父母年收入在4万到6万美元之间的孩子高出约250分。(注:sat,标准化考试,俗称美国高考,满分为1600分)

“精英统治陷阱”还提到,耶鲁大学sat平均成绩中最贫困的三分之一家庭的200名孩子中,只有一个sat分数符合标准。

精英统治陷阱

同时,一所好大学意味着一份好工作。美国顶级银行和律师事务所以及其他高薪雇主也几乎只从少数精英大学招聘人才。努力工作的普通孩子变成了“局外人”,不再享受真正的机会。

根据汤姆·赫兹(tom hertz)的“了解美国的流动性”研究,在美国收入后出生在20%家庭的儿童中,每100个孩子中只有一个能够跨班进入前5%。

这意味着精英教育在美国本身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即使每个人都遵守游戏规则,只有富人才能赢得它创造的竞争。

9.9%的新精英教育特权

2018年,《美国大西洋月刊》的作者马修·斯图尔特(matthew stewart)发表了一篇题为“9.9%的美国新贵族”的文章。他根据美国人的经济状况将他们分为三类:

非常富有阶层的0.1%;

9.9%的富裕阶层;

普通班90%的学生。

中间的9.9%是谁?马修称他们为“美国新贵族”:

他们是一群彬彬有礼、衣着法兰绒的律师、医生、牙医、中层投资银行家、头衔不明的mba学生和其他专业人士。

他们有好家庭、健康、好学校、好邻居和好工作。

要成为这一类,净资产值应该达到120万美元......

9.9%的人学会了如何为自己寻求利益,包括教育。

耶鲁大学前英语教授威廉·德雷谢维奇(William Deresiewicz)在他的《优秀的绵羊》一书中对当前的美国形式总结如下:“我们新的多种族和性别中立的精英教育体系找到了一种遗传替代的方式。”

正如丹尼尔达·金(danieldae kim)在《入学成本》一书中指出的,美国的精英大学有一套“遗产录取政策”,即优先录取后代校友。

这意味着在美国,精英们已经掌握了以牺牲他人后代为代价巩固财富和传递特权的老把戏。一旦你选择了正确的父母,游戏就完成了一半。

根据今年哈佛校报的最新统计,29.3%的新生至少有一个亲戚或父母是哈佛校友。然而,46%的新生来自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36万元)的富裕家庭;

至于体育招生,富人一般也占优势,因为他们的孩子可以玩曲棍球、壁球、击剑和其他被私立和公立精英学校看重的高成本运动。

尽管申请人数逐年大幅增加,导致顶尖大学的录取率大幅下降,但9.9%的新贵族仍然有办法为自己创建一个新的精英大学名单。1980年,大学管理人员和兴趣使得该大学在近50所大学中的排名与普林斯顿大学持平。

这些大学通过堆积如山的拒绝信和极高的拒绝率使自己变得更受欢迎。与拒绝率相当的是这些大学的学费。

从1963年到2013年,相对于美国的平均工资水平,这些大学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增加了两倍多。

这还不包括精英家长对孩子头十年的教育投资——雇佣海外学习顾问、上私立学校、上不受欢迎的艺术课,以及安排仍在小学上学的孩子去偏远和鲜为人知的村庄参加特殊的暑期活动...

那么,为什么富人如此热衷于花钱修路呢?因为在他们看来,钱花得值。

在今天的美国,教育回报率比1950年高50%。大学溢价(大学毕业生收入与高中毕业生收入之比)已达到70%以上,高于许多发达国家。

例如,挪威和丹麦的大学的保险费率不到20%。日本不到30%;然而,法国和德国只有大约40%。

9.9%的新贵族认为,无论如何,教育溢价上升的直接原因是现代经济中那些高素质人才的价值上升。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精英家庭获得的奖励与他们自己的贡献直接相关。

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工资较高的主要原因不是他们的工作表现更好,而是他们选择的工作报酬已经很高。例如,超过一半的常春藤联盟毕业生通常直接在金融、管理咨询、医学或法律领域工作。

马修·斯图尔特将世界职业分为两类:

一是员工可以发挥集体影响力,从而决定自己的薪酬。

另一个是它的实践者必须独自面对一切。

当然,最好能够从事以前的职业,但它已经被精英大学的毕业生占据了。

在美国,医生和律师已经通过多年的分销形成了自己的垄断联盟,因此他们的内部成员可以成功避免某些竞争。

这两个行业当然很热门,但今天精英的“糖果教父”仍然是金融服务业。

20世纪50年代,银行家们对40美元中只有1美元感到满意,但现在每12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就有1美元被移交给了金融部门。

马修斯图尔特(Matthew stewart)认为这个游戏非常复杂,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揭示了它的本质——公众低估了风险,而金融专家在赌场坐下来,扔出了双方都标有“赢”字的硬币。

至于新贵族现在拥有的金融体系,它根本不是自然产物。几十年来,它一直是由强大的银行家设计和操纵的——为了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后代。

因此,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新贵族将联合起来组成各种协会来保护他们所享有的利益。这种对特权的不安全感只会随着特权阶层和下层阶级之间差距的扩大而增加。

与此同时,这个不安分的引擎将敦促他们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经验来建造围墙,以便继续孤立他人,从而继续保护自己。他们所做的将被委婉地称为:确保服务质量,为员工提供公平的工作条件,让优秀的人才物有所值。

教育本身总是好的。真正的教育可以开阔眼界,培养好公民。追求良好的教育应该有利于社会。

然而,在美国不平衡的精英体系中,教育已经退化为追求个人利益的手段,“流动性”已经成为一个难题。

参考:

大西洋:生活如何变成一场无休止的可怕竞争。

大西洋:9.9%是新的美国贵族。

大西洋:当孩子们面临文化战争时。

哈佛深红:2023届学生人数。

纽约时报:一些大学前1%的学生比后60%的学生多。

美国大学汤姆赫兹:了解美国的流动性。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3000多篇优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