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态项目四处开花?切忌好事做过了头/李铁谈城市

2019-12-05 08:37:52 4759次浏览

导读:   一些城市也纷纷开展了全方位的生态城市探索。无论是在城市的主城区,还是在城市的郊区或者卫星城市,或者是在生态观光的景区,各种不同形式的绿道正广泛被普及。中国的城市街道绿化在世界上已经是最好之一。利用现有

文|李铁

随着中国城市化水平的提高,城市居民对城市生活质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生态文明建设在认识和实践上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一些城市也展开了全方位的生态城市探索。最典型的是一些城市的绿道建设。

各种形式的绿道广泛应用于城市的主要城区、城市郊区或卫星城,或生态观光景点。所谓绿道,无非是在道路两侧增加绿色植物建设,增加绿道的观光和健身功能。即使在生态公园、湿地和绿化带中,木质走道也是为了方便游客参观而建造的,可以作为集中健身场所,同时也实现了一定的生态保护功能。

我去过一个风景优美的著名景点。风景区的边缘是一个2000到3000人的小镇,正在经历一定规模的发展。当地政府也在开发一座离小镇6公里的古城。这座古城有一定的历史。作为一个地方旅游项目,它也值得一游。

这座城镇和这座古城由一条三级公路连接起来。当地政府官员认为,在小镇和古城之间的道路边缘可以修建一条6公里长的木板路,这不仅有利于小镇游客徒步游览古城,而且有健身的效果。据了解,木板路的投资成本超过100万元/公里,并已进行实际投资和建设。在我最近去过的贵州的一个红色风景区,我还看到了一个沿着公路修建的木板路项目。类似的项目似乎比比皆是。

虽然我对这些项目有所怀疑,但我无法改变现实。从经济角度来看,建造这样一条木板路应该是政府官员的主观行为。从酒店步行6公里去参观一个从游客角度来看并不特别有价值的古城可行吗?对此有很多疑问。此外,值得考虑有多少游客或当地居民可以利用这条木板路。如果你看看项目的选择和可用性,在公路的路边建一条木板路作为人行道合适吗?等等。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一个看似生态的项目也考虑了所谓的多样化需求,如观光和健身。但是,如果脱离了实际需求,没有与游客的实际需求建立直接联系,建设后也没有带来充分的社会效益或间接的经济效益,这样的投资可以说是浪费。据估计,此类项目尚未经过经济和社会效益评估,但地方领导人的主观愿望已通过行政权力直接转化为实际投资。

中国有一个大城市。近年来,各城市地区都在修建“绿道”,短10多公里,长几十公里。当我到达这座城市时,当地官员动员我去参观,认为这是这座城市的亮点。我已经走过了世界上许多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态环境比中国高得多,许多城市的规模都不小。但是没有一个城市可以用这么大的一笔钱来建造如此规模的“绿道”。

许多人把“绿道”定义为生态走廊,但实际上它更重要的功能仍然是景观工程。如果我们看看城市绿化的要求,城市的植被可以渗透和覆盖各个角落,城市公园可以作为绿化的补充。中国的城市街道绿化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之一。因此,是否有绿道可能并不重要。

从健身和锻炼的角度来看,绿道不应该太长。绿道可以建在公园、城市生态空间或住宅区,以方便不同年龄和需要锻炼的人。当“绿道”建得太长时,特别是远离居住社区时,步道的利用率将大大降低。此外,对绝大多数城市居民来说,步行健身的最长长度也是几公里,只有少数人能超过6公里,只有少数业余专家和专业运动员能达到几十公里。即使将来健身、长跑和步行都很受欢迎,它们也不会改变这一现实。

利用现有的景观空间、公园和社区建设适度规模的“绿道”,应该是未来提高城市公共服务水平的一项重要工程。然而,如此大规模的建设无异于过度行善,造成严重的闲置和资源浪费以及对“成果项目”的怀疑。

我曾经参观过广东的一个城镇。当地政府官员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建在离主要城市几公里远的农村的生态公园。虽然粗略的旅游可以提供很好的视觉体验。然而,它远离居民区和社区,可用性不高。建设这样一个生态公园已经花费了数千万美元,从投资和公共服务的角度来看,这是无用的。它未能带来更好的社会效益,也未能为城市居民提供更方便的休息和锻炼空间。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已经持续了几十年。虽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也为城市建设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我们的决策机制具有快速行动、高效和快速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的优点。然而,也有许多教训需要吸取。由于权力过度集中,城市管理者有足够的能力调动资源。当他们认为需要做某事时,他们可能会忽略成本,不管成本如何。尤其是有许多成功的案例,许多失败的案例和经验教训。

对于生态工程,我们的理解和出发点是好的。希望之城有绿色空间,希望为城市居民提供更好的休息和健身场所。我们希望着眼长远,从未来几十年的发展需要出发考虑城市建设。然而,主观愿望和客观现实之间最大的差距是,是否考虑了所有生态项目的可用性?是否有必要澄清投资与社会效益的关系,即有多少居民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些公共资源?

如果在人口密度高的地方建设任何绿地和生态空间,都可以发挥最大的社会效益。然而,在无人居住的地方或超出实际需要的地方建设这样的生态项目会造成浪费。

例如,我们根据一个城市的人口密度选择不同的节点,建设几公里的“绿道”应该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项目和工程,也可以带来最大的社会效益。如果长度太长,人口密度太低,这样的项目将违背主观出发点。原因是我们的公共资源有限,公共服务项目稀缺。随着城市化的发展,需要投资的与城市居民切身利益相关的项目越来越多。

正因为如此,我们需要珍惜有限的公共资源,善用好钢材。只有这样,城市居民才能真正享受我们的公共服务投资,真正实现生态、绿色、低碳和可持续的城市发展目标。

作者是中国城乡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主编:朱滔

安徽11选5投注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