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轻红哥”李洪升 交特殊党费报党恩

2019-11-08 15:11:41 4895次浏览

导读:   如果去不了远方,可以来哈尔滨大剧院感受一次艺术之旅,在剧院旁的文化艺术广场,冰城市民还能看到每晚18:30分播放的科技感十足的裸眼3d show!演出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黑龙江省首次引进水幕投影设备,

李洪生(右一)向党组织缴纳了5000元的会费。

当我们老了,我们会忘记很多事情。

83岁的李洪生是中铝东北轻合金有限公司的退休工人,也是我们身边最普通的老人。他喜欢广场舞蹈,听破旧的旧收音机,戴绿帽子,每天用放大镜看报。

岁月平静,李洪生总是健忘。他会忘记自己的生日,买完蔬菜后经常忘记去食品摊,但他的“选择性记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支付派对费用的那一天。他只有一个愿望,听起来如此高尚,我们不得不抬起头来:用我的余生来报答恩情——报答党的恩情。

支付特别派对费用成为东方头条

8月底,月养老金只有3180元的李洪生做了一件“红热”的事——他自愿向湘东庆公司退休管理/后勤服务中心总党支部支付了5000元的特殊会费。

结果,他出现在董卿公司微信公众号、董卿电视台、董卿报纸的“头条”,也出现在上级组织部的“简报”上。

你想表演吗?想露面吗?显然,任何“功利”猜想都与这位老人无关。他已经退休20多年了,他所有的儿女都是董卿的普通工人,除了在北京做小生意的大女儿。包括儿媳妇在内,都是洗衣工。

李洪生住在政府搬迁了5年的住宅区。新砖在秋天的阳光下散发出幸福的光芒。这个地区非常朴实,可以从散落在院子里的衣服和裤子、晒着太阳的被子和一小群跟瓜子聊天的老奶奶那里品尝到。

李洪生的房子很宽敞,有70多平方米。“我家原来是一座小平房,或者说是危险的房子。政府回归中国的政策是好的,只花了26万元。”他笑起来,好像他“穿越”回了童年,有点害羞。在这样一所“高档”的房子里,老人和妻子一起供养老人,这是一种小小的快乐。

李洪生戴上帽子,把红绫绑在腰上,在家扭秧歌。这一天的现场表演是他对记者的特殊“福利”。他在唱歌跳舞,独自唱歌跳舞,唱着《解放区的日子》。

事实上,在平日的社区里,老人带领大爷、大爷和老妈穿着这套服装跳舞。老人可以用歌舞来呈现党和国家在各个阶段的主题教育活动。

每年春节,他的家人都有一门“必修课”

“东灯红哥”——记者突然想给李红起一个网红的名字。老人说,“这个头衔很时髦。”

老人房子的墙上有三个日历,其中两个是“中国梦”,一个是祖国有如此多的美丽,它们都挂在电视机旁,是家里的“风水宝地”。

“‘中国梦’日历,我父亲不让人动。有一次,当我哥哥来给他做饭时,他把围裙挂在日历的挂钩上,上面写着“中国梦”。我父亲很生气,告诉我哥哥立即拿走围裙。”老人的儿媳妇插嘴道。

李洪生家族有一个家庭传统,就是每年春节团圆饭前唱红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李洪生领唱。大女儿的手机里仍然有去年春节全家唱红歌的视频。

一年,李洪生一边唱歌一边哭。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很惊讶:“爸爸,春节期间你在哭什么?我们是不是走调了,不能再唱了?”李洪生热泪盈眶地挥挥手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从来不在新年吃饺子。”

苦难的童年成为“历史的活见证”

当李洪生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父母在长春“承担工作”。7岁时,他的父亲因长期工作而因病去世。三年后,他的母亲去世了。10岁时,李洪生成了孤儿。

"长春于1948年10月21日获得解放."83岁的李洪生非常清楚地记得这一天。“解放军遍布乡村公路。他们真的很喜欢书上说的话。当他们进入庭院时,他们会扫地并为你烧水。当他们说他们不能住在老百姓的炕上时,他们会铺些草睡在地上。”李洪生可以被称为“长春解放历史的活见证”。

李洪生有一个听起来令人心酸的“秘密”——李洪生直到长春解放后才穿鞋,因为他家很穷。如果冬天太冷,用布包起来。

长春解放后,李洪生加入了儿童小组。当他赤着脚拿着红缨枪站岗时,一名解放军士兵看见了他,给了李洪生一双新鞋。从那以后,党和国家的仁慈已经在李洪生的心中扎根。

1954年3月,在董卿公司(新中国101厂)建设之初,17岁的李洪生参加了招聘考试,成为新中国铝加工的摇篮董卿公司的一名工业工人,成绩名列第四。

那一年,为了支持国家建设,董卿号召员工购买债券。当年月收入仅为56.8元的李洪生一次购买了70元的债券。

松花江于1957年被洪水淹没。工厂组建了一支机动队来抗洪。李洪生自告奋勇。每天,李洪生在涨到他脖子的洪水中来回运送沙袋,一句疲惫的话也没说。五年后,李洪生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成为车间工会的工头和主席。

"今年7月,我的派对才60岁。"老人脸上骄傲的表情久久不散。

董卿“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每月25日是董卿退休工人缴纳党费的日子。每天,它都是李洪生的“节日”。他总是穿新衣服,自己付账。

每年12月,天气如此寒冷,以至于年轻人不喜欢出去,但李洪生仍然坚持从家步行半小时到工厂缴纳党费。

随着年龄的增长,想要回报党的李洪生总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

7月19日,董卿退休管理/后勤服务中心总党支部召开会议。李洪生是第一个提前到达的人。在其他党员来之前,李洪生对总支部书记李玉龙说,“我太老了,不知道还能缴纳多少会费。我有一个要求,为性行为支付5000元的特别会员费。”

这是董卿公司收到的最大的党费,公司党委对此非常重视。党群工作部部长周元平说:“5000元的特殊会费,相当于李洪生两个月的养老金,会增加家庭负担吗?你的孩子和妻子同意吗?这些,党组织已经问过李洪生很多次了”

然而,李洪生的态度非常坚定,他的孩子也支持他。最后,在要求各级上级组织部门并遵循严格的组织程序后,上级组织部门为老年人设立了缴纳特殊会费的专用账户,并将向老年人发放缴纳特殊会费的证书。

作为“十五”期间国家重点建设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董卿公司拥有世代相传的“红色基因”。像李洪生一样,一代又一代的老党员和老工人把他们的青春献给了祖国铝产品加工的“银事业”,他们不忘回报党、国家和工厂的恩情。

澳门葡京 pk10注册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三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