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四大家族”不再“铁板一块”!“郑家”捐地、“郭家”表态

2019-10-22 02:49:19 1745次浏览

导读:   新世界发展此次宣布“捐地”,显然是响应了这个建议。至于财富总量最大的李嘉诚家族和李兆基家族,目前尚未有表态。根据香港媒体报道,四大家族拥有的农地分别为:恒基兆业——李兆基家族,持有农地面积约4500万

编辑

来源|刘哮波说金融(刘xb929)

9月25日下午,香港传出一条重大消息:

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贾政(创始人郑裕彤)宣布,为了缓解香港的住房问题,他将以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捐赠300万平方英尺(约合27万平方米)的土地。

这些土地属于新界的“农地”,这是民建联先前提出要求香港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回的“闲置土地”。

新世界发展宣布“土地捐赠”显然是对这一提议的回应。

上图:新华社报道。

新世界发展执行副总裁兼总经理郑志刚表示,土地将捐赠给特区政府、社会企业或慈善组织,用于兴建公共房屋及相关设施,以回报社会。

如果27万平方米土地的平均价格为每平方米10万元,而底价占房价的60%,即使不包括正式开发时需要支付的地价,也应该是100亿元。

今日开盘后,新世界发展股价上涨逾3%,恒生指数也上涨0.2%。

上图:宣布捐赠的郑志刚、郑裕彤的孙子和香港最富有的80后一代。

“四大家族”中的另一个,新鸿基的郭氏家族(创始人郭得胜),就是一个代表人物——辛

鸿基地产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郭炳联早前亦表示,原则上,他支持并欢迎特区政府运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回农地,以加快兴建公营房屋。

到目前为止,这四个家庭中拥有第三和第四财富的两个家庭要么采取行动,要么表示支持收回“闲置农田”。

至于李嘉诚家族和李兆基家族,这两个家族拥有最大的财富总额,目前还没有任何声明。

事实上,引用《收回土地条例》来“收回未使用的农地”,在很大程度上是上述四个家庭的“蛋糕”。据香港媒体报道,这四个家庭拥有的农地是:

李兆基家族恒基赵晔拥有约4500万平方英尺的农田,约占四个家族总数的45%。没有人对此发表评论。

郭得胜家族新鸿基地产拥有约3000万平方英尺的农田,约占30%。说他愿意合作。

新世界地产郑裕彤家族拥有约1700万平方英尺的农业用地,约占17%;宣布捐赠300万平方英尺

李嘉诚的家族长寿拥有约900万平方英尺的农田,约占9%。没有人对此发表评论。

下图显示了2019年香港富豪榜。可以看出,李嘉诚家族和李兆基家族在财富上排名第一和第二,他们对“开垦荒地”还没有表态。此外,两家公司的第一代创始人仍然有效地控制着公司。

至于宣布“土地捐赠”的两个家庭,已经传到了第二代和第三代,财富开始扩散,财富持有人对财富的态度似乎更加“开放”。

例如,宣布捐赠27万平方米“闲置农田”的新世界发展执行副主席兼总经理郑志刚,生于1980年。他是郑氏创始人郑裕彤的孙子,毕业于哈佛大学。郑志刚曾经以44亿美元的净资产在亚洲十大最富有的年轻人中位居第二。

这是香港目前状况的最好例证:一个80岁以后出生的人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财富。香港下层家庭的孩子甚至没有能力拥有一张桌子(下面,香港?孩子们在房间里,两个人挤在上铺做作业)。

上图:20多万香港居民住在哪里?在房间里。

香港陆地面积110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730万。它的人口密度只有深圳的60%。然而,香港极度紧张的生活条件并没有发生在深圳。

上图显示香港的土地使用情况。可以看出,农田、荒地、林地和池塘占75.7%,而居住用地仅占6.9%。即使是这6.9%的住宅用地,其中一半是超低密度的郊区村庄。真正的高密度住宅发展只占香港约3.8%的土地。

换言之,只要香港拿出2%的土地兴建高层住宅,便足以令整个城市的住宅面积增加50%。

目前,香港平均每户有1.088个住宅单位(单个单位很小),超过平均1个。换言之,解决香港的房屋问题绝非无条件和困难。

香港的房屋问题只有增加约28万个新单位(相当于现时房屋存量的10%)才能大大减轻。目前,香港轮候公屋(申请政策性房屋)的家庭总数只有272,300户(包括单身申请人)。

280,000套住房的概念是什么?如果进行高密度发展,所占土地将少于香港总面积的0.4%。在毗邻香港的惠州,每年新建16万栋房屋,平均面积要大得多。

有人认为是“四大家族”所代表的富裕阶层阻碍了香港的大规模住宅建设。事实上,这不一定是整个问题。目前,香港的自置居所率为49.4%,即香港有一半家庭拥有自己的居所。这些家庭也不想看到房价下跌,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变得富有了。

由于近一半的香港人不希望房价下跌,再加上多年来高房价和高地价的存在,它们已被广泛用作银行的抵押品,因此房价下跌会带来金融风险。未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增加“经济适用房”的供应,使香港的房价保持不变或涨幅低于居民收入。

回收,或者鼓励大开发商捐赠“闲置土地”来建造经济适用房,是个好主意。此外,从75.7%的“非建设用地”中增加住宅用地将增加经营空间。当然,政府也可以像“大屿山明天计划”一样,透过填海取得土地。

事实上,从“新增房屋数目”来看,解决香港的房屋问题并不难。困难的是要让整个社会达成共识。

日前,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谈到了住房问题。他说:

特区政府认识到土地和房屋是香港社会最痛苦、最大的民生问题,必须下定决心做好。我们以前曾利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回土地,将来亦会继续这样做。在未来的五年里,我们将利用这些条例来恢复土地的许多项目将陆续推出。一个是粉岭北和孤东北新开发区,另一个是红水桥新开发区,第三个是元朗南新开发区。我们还需要一些私有土地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我们估计在未来五年内,将会陆续收回超过700公顷的土地,进行各项工程。此外,我们亦会积极研究个别农地能否用作兴建公共房屋。如有需要,我们会利用该条例收回土地。

十月中旬,行政长官的施政报告将会就土地和房屋政策提出更具体的建议。

毫无疑问,随着郑氏家族对土地的捐赠,这四个家族不再是“铁板一块”。上层社会态度的转变,有利于“香港业主”(占香港家庭总数的49.4%)态度的转变。

当“香港屋主”的态度转变时,香港的房屋问题不难解决,他们开始同情另一半“无房户”的困苦,而不是更重视他们的“房屋价值”。

毫无疑问,公众舆论的下一个焦点是李嘉诚和李兆基家族将如何宣布他们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