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门内参 | 蔚来Q2亏32亿;特斯拉组建中国团队;上汽大众

2019-11-03 09:12:09 981次浏览

导读:   9月27日,云栖大会正式闭幕。这是云栖大会的十年节点,亦是第一届没有马云的云栖大会。而在刚刚结束的9月10日的20周年上,马云卸任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也将不再以官方身份出席云栖大会。今年是官蓓蓓

编者按:本文摘自36氪《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自动时间),作者:未来汽车日报。

《卡门的内部参考》是未来汽车日报(Future Auto Daily)的每周专栏,旨在整理本周旅游领域值得关注的商业新闻。

以下是本周(9月23日至9月27日)值得关注的公司和商业新闻:

最近,“瘦身”成为威来汽车的关键词,自去年9月在美国上市以来,迎来了一个“黑暗时刻”。今年第二季度,威来的总收入为15.08亿元,比上季度下降7.5%。净亏损31.93亿元,比上个月增长27.5%,高于市场预期的29.44亿元。财务报告发布后,威来汽车的股价继续下跌,触及1.9美元的历史低点。

2019年,缺钱成为新汽车制造商的主题。威来不得不采取一系列削减成本的措施,如裁员、出售车队和开设小商店。特斯拉的3型本地版本预计将于年底下线,成本比目前低50%。魏莱可能面临“降维打击”。时间不多了。如果韦莱在今年下半年无法赢得更多资本青睐和消费者信任,他将面临更残酷的竞争。

延伸阅读:悬崖边的魏莱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德国前三大豪华车梅赛德斯-奔驰、宝马和奥迪都经历了它们的顶级领导者的迭代。戴姆勒首席执行官dieter zetsche下台,并将接力棒交给Conlinson。宝马的教练被55岁的生产总监奥利弗·拉链头正式取代。奥迪早在2018年底就完成了领导层的更换,由前奥迪全球销售和营销总监布拉姆·肖特(Bram肖特)取代斯蒂德(Steed)担任首席执行官。

随着新能源和自动驾驶逐渐成为主流趋势,并接近崩溃的奇点,“改变命令”已成为bba面对这一波破坏性技术风暴的集体选择。宝马是第一个尝试电气化的公司,但在受够了竞争对手崛起带来的不温不火的增长和挫折后,宝马希望通过更换首席执行官,更好地平衡电气化研发成本飙升和整体运营质量的提高。另一方面,奥迪因“排放门”丑闻而仓促进行了可能为期两年的重组。戴姆勒是最冷静的,不仅实现了无缝的权力转移,还实现了新领导人的“上马”和乘坐新能源战略。

延伸阅读:豪华车接连更换领导人的“三驾马车”背后:梅赛德斯-奔驰、宝马和奥迪的致命选择

近日,梅赛德斯·奔驰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因违反柴油车排放法规,在市场上销售超过68万辆排放超标的车辆,将被德国检方罚款8.7亿欧元(67.8亿元人民币)。自2015年大众汽车“排放门”丑闻爆发并被罚款近300亿欧元以来,德国汽车公司再次受到重创。

这还远远没有结束。各种迹象表明,尽管四年过去了,“排放门”的趋势非常明显,这对正在向新能源和自动驾驶转型的德国汽车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排放门”丑闻对德国汽车公司的影响将继续存在,潜在的罚款也将带来高昂的财务成本,这使得德国汽车公司在“转型”的关头极其困难。

延伸阅读:德国集中营的“排水门”是痛苦的

从对马骏汽车“破产”的怀疑到杭鲁京等地员工的权益保护和工资收缴,一度被誉为“山寨之王”的中泰汽车陷入了一系列危机。财务结果显示,上半年公司收入为50.4亿元,同比下降50.83%。净利润-2.9亿元,同比下降195.37%。更危险的是,第三次与母公司铁牛集团失去赌博协议的中泰汽车已经束手无策。

从"山寨"起步并取得显著销售成绩的中泰汽车,已经达到现在的地位,这并不奇怪。有趣的是,中泰危机的导火索是马骏汽车,一个摆脱“假”标签、实现品牌推广的关键棋子。汽车市场的寒冬加速了中泰的危机。此外,中泰的业绩持续下滑也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今天的中泰汽车只能自救。

延伸阅读:造车比卖家具好,中泰汽车高端梦想破灭

知名投资银行伯恩斯坦(Bernstein)最近在一份研究论文中提议,遭遇业务增长瓶颈的宝马应以11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同样陷入困境的捷豹路虎,以实现双赢。伯恩斯坦甚至敦促宝马“不要像以前那样保守”,以促进这一点。宝马和捷豹路虎都没有对此“假设”发表评论。

然而,从捷豹路虎和宝马的现状来看,收购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宝马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在实施一项120亿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它面临着最大的资金短缺问题。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在2018财年亏损45亿美元,也吓阻了潜在买家。更重要的是,面对以新能源和自动驾驶为代表的技术浪潮,宝马认为与捷豹路虎的进一步合作空间不大。

延伸阅读:宝马收购捷豹路虎,投资银行的幻想?

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的特斯拉“首页”上海超级工厂正在迅速进入生产阶段。9月26日,上海工厂的第一个白色车身下线,将于今年年底准备生产。前一天,马斯克在推特上透露,特斯拉正在中国“组建一个重要的工程师团队”,专注于工厂和汽车的软硬件开发。

作为中国许多新车制造商瞄准的新车“鼻祖”,领跑者特斯拉无疑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过去几年,特斯拉在全球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受到产能有限和价格高企的阻碍。然而,随着上海工厂即将投产,特斯拉和国内汽车公司即将展开一场直接战争,电动汽车赛道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

延伸阅读:特斯拉成立中国技术团队,上海工厂首个白色车身下线

除了价格高达19,999元的“环绕声”5g概念手机混音阿尔法之外,与肖鹏汽车的跨境合作已经成为小米科技最新的轰动新闻。小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Lei Jun)宣布,小米9pro 5g可以通过nfc功能充当“车钥匙”,手机靠近车身时可以开门。这一功能将是肖鹏第一款p7轿跑车首次搭载的功能。

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它与忠实的粉丝们创造了无数“第二次筋疲力尽”的神话,并与专注于制造“第一款适合年轻人的智能电动车”的新汽车制造力量小鹏合作,这或许预示着新车产品和营销领域的一些变化。从产品层面来看,这是小鹏在产品日益同质化的背景下努力实现差异化的体现。在营销层面,双方都有机会实现双赢。

延伸阅读:小鹏小米跨境合作,新车和互联网手机能带来什么火花?

日产汽车公司前总裁卡洛斯·戈恩因经济问题被判入狱108天,在巨大压力下做出了第一次让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最近宣布,戈恩和日产已经就他们的虚假薪酬达成和解。日产和戈恩“各被殴打50次”,分别被罚款1500万美元和100万美元,因为证交会认为虚假的薪资报告欺骗了美国投资者。戈恩被禁止担任美国上市公司的执行官或董事长达10年。

这可能意味着发誓“无辜”的戈恩没有扭转局面的希望。目前,戈恩仍面临日本的诸多指控,处境十分危险。日产还面临一系列危机,如销量下降和与雷诺结盟不确定。对于日产来说,如何修复戈兰薪资丑闻、首席执行官西川弘(Hiro Nishikawa)辞职引发的动荡,以及弥补由此造成的损失,是重中之重。新任首席执行官能否肩负起重振日产的重任仍不得而知。

延伸阅读:戈恩和尼桑被罚款,戈恩10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高管

投资者一直高度期待的“二手车电子商务公司第一股”的股价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一路上涨,而是陷入了“无休止下跌”的尴尬境地。最近发布的财务报告显示,融乐在第二季度实现收入4.39亿元,同比增长58.3%。净亏损为3.32亿元,低于去年同期的3.99亿元。然而,与去年同期相比,持续经营造成的净亏损高达3.6亿元,由盈余转为赤字。目前,深陷亏损的公司市值仅为6.55亿美元,蒸发了近80%。

为了摆脱金融业务可能带来的风险,融乐会被迫将其“摇钱树”贷款援助业务撤到58个城市。第二季度,收入3.23亿美元的融乐2c全国采购业务成为融乐收入的“支柱”。然而,尽管融乐已经成为二手车电子商务领域的领先平台,它仍然面临着来自竞争对手的挑战,如人力车、瓜子二手车、许多汽车集团和大型搜索车。今年上半年,融乐会经历了裁员和两名核心高管离职等负面消息。其未来发展仍不确定。

延伸阅读:市值缩水至6.55亿美元。融乐会把自己从损失的泥沼中解救出来吗?(资料来源:美国股票研究所)

今年8月,上汽大众以151,000辆再次失去销售冠军的位置,这是自2019年以来一汽大众第三次实现反超级跑车。在低迷的市场环境下,合资龙头品牌也难以保持实力,迎来了一轮又一轮的下滑。汽车市场的寒冷正在蔓延。仅从大众品牌来看,SAIC的领先优势仍然存在,但已经开始萎缩。

在汽车市场整体下滑的背景下,豪华车已经成为唯一能够保持增长的细分市场。Bba、雷克萨斯和保时捷今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奥迪的向上和斯柯达的向下定位差异实际上已经成为南北大众竞争的决定性因素。从产品规划的角度来看,一汽大众与SAIC大众之间的分水岭将从2019年开始逐渐消失,未来的天平将向一汽大众倾斜。

延伸阅读:上汽大众的高度非常冷(来源:商务车)